银河国际

当前位置:»
至尊国际压大小-为什么孤单会让人痛苦? | 德芬

至尊国际压大小-为什么孤单会让人痛苦? | 德芬

2020-01-11 17:46:26

至尊国际压大小-为什么孤单会让人痛苦? | 德芬

至尊国际压大小,为什么我会孤单痛苦

单身一年多来,我不断在重复小时候经历过的痛苦情绪,而且是我最害怕的一种感受——孤单、没人理会。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德芬,你怎么可能孤单、没人理会?爱你的人那么多,你的读者都恨不得见你一面,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感觉?”

其实这些我都说过(小时空修心课介绍的那本书《情绪自控力》),我们小时候经历的熟悉情绪,在成年后还是会不断的拜访我们,这是因为大脑不自觉的想要去抓取、重复那些它所熟悉的情绪。

我从小就有这样的感受,我非常不喜欢它。所以成年以后,我对付它的方法就是用亲密关系去遮盖、减轻、否认、逃避。从18岁第一次谈恋爱以后,我几乎没有“男人空窗期”,就是不让自己感受到孤单、没有依靠。

心里面有一个可依靠的对象,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任外面有粉丝千万、儿女成群、父母安在,我心里需要踏实的有个男人,我才觉得在这个地球上有安身立命之处。

这个感受从何而来的呢?记得我小时候,爸爸年轻,整天在外面自己玩耍,妈妈在家里非常忙碌,也不理会我。哥哥更是天天出去玩的不见踪影,因为他是男的,妈妈从来不限制他的行动。

但是,因为我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妈妈从来不让我随便出门。出门一定要报告:跟谁?去哪里?干什么?什么时候回家?怎么去?反正就是那五个w(what?why?when?where?which?)和一个h(how)的问题,都要妥善报告处理,我才能出门。

为什么我们会有许多恐惧?

大多数的时候,尤其是逢年过节,没有正式的理由出门(同学朋友都跟家人相聚),我们家里没有家人相处的气氛,只有一个愁眉苦脸、整天忙碌的母亲,和一个内心敏感丰富、却因此而寂寞孤独的小女孩。

那时候没有电脑、互联网,只有不见得都好看的电视节目(而且不是全天都有)和我们家有一点买不起的书。记得我常常靠在我家旧公寓三楼的窗户旁边,看着窗外,一个人向往外面的世界,可是那个看似热闹繁华的世界却与我无缘。

所以,从小我最痛恨过节,每到节日我就很难过。当然,有了家庭小孩之后,每个节日我们都在一起过,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孩子都去美国了,我现在又孑然一身,那种悲苦、孤单、无依的感受又全部回笼。

刚开始的时候我会认为是因为没有男人陪伴的缘故。但是后来我清楚的知道、看见,这是我小时候情绪模式的延续,也是我头脑诡计创造出来的幻象。

我现在的孤苦完全没有道理——我父母都安在,儿女亲密贴心,我自己随时可以出门、找朋友,买张机票就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可是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还是感受着从小就有的那种苍凉和孤寂,挥之不去。

我很清楚知道,老天是要我体会别人的痛苦。因为我常常不明白,为什么很多成年人有那么多的恐惧、匮乏、不安全感,担心这个担心那个,我就从来不会这样——因为这些都不是我的童年情绪模式——所以我会误认为自己非常有勇气。

突破情绪模式,获得更幸福的人生

现在想起来,只不过是它不是我的命门而已,一点都没什么值得夸口的。因此,每当那种孤苦无依的情绪上来的时候,我会试着去看穿它的虚幻性,也告诉自己,不要被它骗了。但是,那股力量真的是非常强大,常常还是把我打成抑郁的状态。

这时,我会告诉自己,“德芬,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超越这个虚幻的情绪模式,因为,有那么多人,他们也有他们的各种情绪模式,当你走出来了,后面的人会更容易走出来,这样你可以帮助到多少人,解除多少他人的痛苦你知道吗?”是的,我们都是一体的。

记得那个一百只荒岛猴子的故事吗?

日本的一个荒岛上有一只猴子,有一天,拿起沾满泥沙的土豆时,突然有了个灵感,它把土豆放在海水里面洗了一下,泥沙褪尽,土豆居然格外好吃。于是,它周围的猴子都开始仿效,洗一洗土豆再吃。

当岛上一百只猴子都这么做了以后,整座岛的猴子都学会了,更令人惊讶的是,日本学家观察到,其他岛屿上的猴子居然也自行学会了这个伎俩,一时之间,猴子这个种族都学会了:土豆要洗洗再吃。

到了后代,可能猴子们都不会知道为什么沾满泥沙的土豆要放到水里去过一下再吃,但是它们就是会这么做,因此族群的行为基因已经改变。

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在自我安慰呢?我自己当然不这么认为。

我真的相信,当我能够彻底走出、放下自己童年这个情绪模式的时候,我会更有力量和能力,带领更多的人走出自己的迷惘,突破自己的情绪模式,更加贴近真实的自己,获得更幸福的人生。

我坚信!

作者 | 张德芬

唤醒、疗愈、创造,在这里遇见未知的自己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